日志 murphy

广青交将奏响《逍遥游》,听!他们如何用青春交响讲述中国故事

广州青年交响乐团2019/2020乐季即将拉开大幕。9月8日下午,广青交助理指挥杨艺、音乐总监景焕将先后指挥广青交少年团及青年团上演一场交响音乐会。澳门中乐团琵琶首席邓乐、广州交响乐团大提琴副首席潘畅将与广青交联袂演出赵麟所作的琵琶、大提琴与管弦乐队协奏曲《逍遥游》(选段),成为本场音乐会一大亮点。据悉,这场音乐会的票已经售罄。 作为广州一张闪亮的“文化名片”,广青交将音乐的种子播撒到了广州普通的中小学校,数次国际巡演也向世界展示了中国青少年的艺术修养和精神风貌。此次演绎《逍遥游》,广青交如何将文化层面的哲学思考融于乐曲的演奏中?广州日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广青交的成员和教师,请他们详解如何用青春交响讲述中国故事。 曲目中西合璧,《逍遥游》是最大亮点 本场音乐会,广青交将演奏李海鹰《弯弯的月亮》、丁晓里《中国心》、赵麟《逍遥游》(选段)及刘湲《火车托卡塔》等多首中国曲目,用青春交响传承中国交响乐作品的丰富色彩和精神内核,致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 在中国新生代作曲家赵麟创作的大提琴和琵琶双协奏曲《逍遥游》中,清丽缠绵的琵琶声与深沉旷远的大提琴声交织合奏,演绎中国古典名篇庄子《逍遥游》“物我两忘、闲适自得”的意象,抒发人们对自由放达精神世界和幸福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这首曲目于今年3月由广交音乐总监余隆执棒纽约爱乐乐团在美国首演,著名大提琴家马友友、琵琶演奏家吴蛮与纽约爱乐乐团的精湛演绎获得了业界盛赞。此次,由来自广州普通中学学生组成的广青交与广交大提琴副首席潘畅、青年琵琶演奏家邓乐演绎世界名团的演奏曲目,将是本场音乐会的最大看点。 除了中国作品外,本场音乐会还涵盖从 “交响乐之父”海顿到 “旋律大师”柴科夫斯基不同年代的西方经典交响作品。2020年是贝多芬诞辰250周年,广青交将在2019/2020乐季开幕式以一曲广州舞台较少上演的贝多芬《普罗米修斯》序曲,与世界同步纪念伟大的“乐圣”。《胡桃夹子》组曲是柴科夫斯基从同名芭蕾舞剧撷取出来的组曲,是他众多经典曲目中非常为人称道的,《天鹅湖》则是世界上最出名的芭蕾舞剧,本次音乐会,广青交将演奏选段《场景一》《四小天鹅》《匈牙利舞曲》和《拿波里舞曲》……广青交将以超越年龄的专业技艺,展示其对各类风格曲目的驾驭能力。 中国少年《逍遥游》,将哲学思考化于演奏中 目前,广青交正在进行紧锣密鼓的集训。老师们会将每个作品的创作背景、演出版本、音乐的内心感受等都贯穿在课程当中,“我希望,我们的课程不仅仅是培训。”广青交小号声部的胡剑老师如此表示。 面对首次接触的曲目《逍遥游》,广青交首先重温了庄子的名篇,体悟老庄哲学的内涵。来自执信中学的大提琴手黄睿即将升入高二,“《逍遥游》是为大提琴和琵琶而作的管弦乐曲,这首曲子的标题取自《庄子》的第一篇,学校里曾学过这篇文章,文章表达的是庄子哲学中‘物我两忘,闲适自得,在形体和精神层面都达到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境界。这种思想在曲子中可以明显感受到,琵琶和大提琴的悠扬乐声交相辉映,相得益彰,‘逍遥’之味展现得淋漓尽致。” 来自广州市第六中学的小提琴手龙颖菲即将升入高三,《逍遥游》这首曲子让她首先想到的,也是语文课学过的课文,“从对大鹏的描写引出作者对真正的逍遥人生境界的看法,整体格局大气深远,文中的意境也贯穿着整首曲子,我当时拿到谱子一拉主旋律瞬间感觉到其宽宏大气又柔和的气质” 。龙颖菲说:“柔和在于主旋律的线条是很温柔的,不是小家碧玉那种温柔,而是心怀宽阔、成熟大气地包容一切的那种柔和。宽宏大气在于它的主旋律乐句较长,所以让我感觉它是在描写从大鹏高飞的视角看到的万里河山,自己演奏的时候心中会有鸟瞰河山的感觉。我们演奏的是第二乐章《movement》,相应地我会想象到大鹏扇动着的翅膀,‘其翼若垂天之云’,也是给人一种柔和大气的感觉,跟它的音乐风格是融为一体的。” 广青交的乐手们将自己对《逍遥游》在文化层面的深刻理解转化到了演奏中。黄睿表示:“这首曲子演出时的大提琴独奏潘畅正是我们上声部课的老师,所以我会在上课时尽量学习老师在演奏时的感觉和状态,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完成演奏,在掌握了节奏和基本的演奏法之后,将一些细节处理到位,尽可能地符合这首曲子所要表达的东西。同时,将在学校课堂上所学习到的知识与音乐结合起来,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去感受音乐,享受音乐。” 《逍遥游》这首曲子,除主旋律外,龙颖菲所在的一提琴有一段节奏比较难,“演奏过程中,有的停顿时间极短,又不太规律,但是为了很好地和其他声部配合,我们必须整体做到停顿的准确,这很考验我们声部的能力和默契。后面紧接着就是一段音准难度较大的跳弓,我个人觉得主要呈现的就是逍遥游的潇洒意境,但是由于这一段难度较大,又要演奏得行云流水,所以对我们是个不小的考验,希望我们能通过练习让自己各方面的能力更上一层楼” 。 《中国心》,音乐会上演奏此曲为祖国庆生 《中国心》由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我的中国心》改编而成。丁晓里将这首歌曲改编为管弦乐版,旋律大气恢弘,感人肺腑,让人听之精神大振。 在龙颖菲看来,这首曲子抒发了爱国情怀,也包含着坚定不移的爱国信念,“这在乐曲刚开头的部分就有明显的体现,所以小提琴会用比较持续的运弓手法,且保持较强的力度,让旋律听起来饱满,在换音时加上明显的音头,体现坚定的情感。同时因为这段旋律我们声部的音高较高,所以会有比较强烈的感情在里面。” 在后面主旋律的部分,一提琴的演奏同样是非常持续的大连弓,保持力道,但是会模仿歌手演唱时的语气,适当加一些小气口,渐强,渐弱,使其深沉而有歌唱性。“有个亮点就是乐曲稍靠后的部分会有首席独奏,从高音区逐渐回到低音区,旋律风格较为深沉,紧接着引出我们在低音区演奏主旋律,首席在高音区与我们一唱一和,听觉效果与歌曲中主唱唱到高潮部分,其歌声跟幕后人声、和声相互呼应的效果非常相像。” 龙颖菲说。 《中国心》这首曲子承载着爱国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华诞来临之际,广青交在乐季开幕式音乐会上演奏这首曲子为祖国“庆生”。圆号声部的于广昊是华南师范大学的大一新生:“这首曲子一开始就十分辉煌,从听觉上让人感受到中国在崛起,由铜管演奏出来的主旋律更是将这首曲子推向高潮。我所演奏的乐器是圆号,既有铜管的号角声,又有木管的韵味,将这首曲子演绎得恰到好处。作为一名新时代的青年,非常幸运可以在舞台上通过演奏的方式表达自己对祖国的热爱。” 广青交老师:分享我们演奏作品的经验 之前广交也没有演出过《逍遥游》这个曲目,但是之前曾演奏过作曲家赵麟的《度》,《度》也是一个富有哲思的作品。拿到《逍遥游》的谱子后,长号声部的王轩宇老师首先也重温了庄子的文章。 “我很喜爱赵麟的作品,尤其是他对音乐的色彩的把控,之前的《度》就是一个充满各种各样色彩的作品,这次的《逍遥游》也是一样,有很多色彩。” 王轩宇说,“长号比较沉稳有力,长号声部在交响乐团里面,包括在《逍遥游》里面,其实也是充当着一种色彩,是把音乐推进到高潮的时候用的一种乐器。作曲家在作品里用了很多夸张的渐强和长音,来做一些衬托和推进。我们演奏的是第二乐章,能感受到长号作为色彩乐器的一个地位,能感受到《逍遥游》里那种自由奔放的感觉,特别是在一些音色、渐强上面能明显感受到。” 长号的演奏风格,其实也是《逍遥游》想体现的一些内涵。“孩子们演,我们就教他们去把控制这种张力,尤其是渐强里面的张力。相信孩子们也能体会到作品里面的精髓。” 王轩宇说。 这一次广青交的演出曲目,对于小号声部的胡剑老师来说只有《逍遥游》比较陌生,“其他的我都演过,在集训中主要是分享我对这些作品的一些经验,从一个职业小号演奏者的角度应该怎样去准备音乐会的方方面面,比如,指挥可能会要求到、会需求到一些什么点。然后从我们自身吹奏的角度和思想上怎样去准备,可能会遇到一些问题,我们怎样去排除它,怎样让自己演奏的部分更好听,怎样融入到乐队里边,把自己还有SOLO的部分演奏得更加贴切一些。” 集训期间,广青交要全天候练习,“每天都要做一些跟作品有关的基础的练习,去试听一些交响曲,去试听一些版本……通过大量的积累吸收来了解自己的不足,克服这些不足和困难,相信在演出的时候会做到最好。” 胡剑说。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张素芹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莫斯其格 报道来源: 广州日报 http://www.gzcankao.com/news/wx/detail?newsi=546294 2019年8月29日